LOGO
中国亳州网通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一种不被待见的树

2015-04-23 08:56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
订阅亳州手机报,移动用户编发短信AHBZ至10658000, 电信、联通用户编发短信BZ至10621212

◎张秀香

同学在亳州工作,群里发来当地时令野蔬,一盘楮树花引起了我的好奇。楮树学名构树,有许多外号:土桃子、奶树、纸木、野杨梅、楮实子、构桃树等等。你的印象中是否有这么一棵树呢?

我在江南小城长大,对楮树一点不陌生。它是一种高大的落叶乔木,和银杏一样,雌雄异株。春天开花时,雄花浅绿色,长长的穗状,像松毛虫,就是安徽北方人口中的“楮不揪子”。 亳州人将它们采摘洗净后,拌上面粉,蒸熟凉拌食用。这种吃法对于江南人来说是不是很北方?听同学说那味道杠杠的!只可惜我从没听说过这道菜。来南京十几年了,也没听人讲起什么“楮不揪子”。“爱吃草的南京人”不食楮树花,我甚是想不通。难道是江南的野菜多了去的缘故?

印象中的构树,叶子毛碴碴的,其貌不扬。初中上学路上有许多树木,樟树、女贞、石楠还有构树。如果它不结果,说真的,我一点不会注意到它。小叶女贞轰轰烈烈的花期过后,就要期末考试了,构树的果实也成熟了。它的果圆圆的,没成熟以前像青杨梅一样。成熟后,鲜红的浆果像一个个毛茸茸的小绣球。在阳光下,挂在枝头,汁水欲滴,映衬着绿油油的叶子,非常好看!记得那年月,上学路上还背着单词。那天路过构树下,果子掉落到我肩上,白色的确良衬衫上落下了红色汁液。我难过极了,这是姐姐送我的礼物,那年代能拥有一件的确良实在不容易。慌忙跑回家,脱下衬衫,泡在水中,又是肥皂又是饭米粒,揉搓了半天,好像还是没洗干净。此后,我就讨厌构树了。我开始离它远远的,经常看到它脆生生的浆果上有小鸟啄食,碎片噼里啪啦掉落,一地残红,脏兮兮的目不忍睹……

时至今日翻阅资料我才知道得罪我的楮树,全身都是宝。听说浆果的味道有点类似草莓,传说刘秀被王莽追的时候吃过这个玩意。树皮是上等宣纸的首选材质;根和种子都是药材;甚至它身体里流淌的浆液都可以治疗皮肤病。马南邨在《燕山夜话》中写道,“李时珍归纳楮树叶的治疗效果,有以下几种:利小便;去风湿;治肿胀;治白浊;去疝气;治癣疮。这最后一项有人试验过,的确效果很好。”《诗经·小雅》有诗“乐彼之园,爰有树檀,其下维榖”,“榖(谷)”就是楮树。诗的大意是:我喜爱那片幽静的林园,那里有丰茂的檀树婆娑,下面是楮树葱葱茏茏,它们都是有用的树木。

突然想起大学时,老师曾说过楮树的神奇。雄性构树会“冒烟”,盛开的雄花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空中喷洒花粉,借助风力,“烟”飘落雌花怀抱,进而结出甜美多汁的果实。构树的叶子也很奇特,裂片状,看上去像是被虫咬过。有理论证实,昆虫为了后代有更充裕的食物来源,往往不在残缺的叶子上产卵。这是机智的楮树常年适者生存进化的结果。

我真是孤陋寡闻,这么多年来,就是因为楮树毁了我一件的确良,我就一直不待见它,对它存有偏见。现在我已经从心底里觉得有些愧对它了。这个春天,我急切地想见到楮树,想看它“冒烟”,想拍它的聚合果,想吃它的雄性花!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