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中国亳州网通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厚重亳州 > 名人贤士 > 正文

少年曹操传奇【第二十八章】 涡水击蛟

2015-04-24 09:23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
订阅亳州手机报,移动用户编发短信AHBZ至10658000, 电信、联通用户编发短信BZ至10621212

□作者 张兴华

谯县。

烈日炎炎的夏季。热风吹着,知了叫着。人们在树荫下坐着,还要用芭蕉扇或草帽子不停地呼扇。 

远景,淮河的主要支流涡河。涡水浩荡不息,日夜奔流,欢歌东去。 

近景,涡河南岸马市。人流攒动,各色马匹咴儿—— 咴儿的嘶鸣声不绝于耳。

“今儿个真热呀,坐在树荫下不动也出汗。”夏侯惇跟在曹操身后抱怨说。

“能有多热?咱们一路溜达,不就是想在休赛和休耕期为阿瞒哥再挑选几匹好马嘛。”夏侯渊自打傍上丁钰儿之后,本来对曹操就崇拜的他,对曹操的话更言听计从了。他在一匹刚长成个头的小枣红马跟前停下来,与身后的小曹洪开玩笑道:“快来看啊,这匹马不错,口嫩,龄小,四个蹄子粗壮,与曹洪小弟不相上下。”

“不就是比我大几岁嘛。人是人,马是马,两码事儿。还是兄长呢,请不要净拿我开涮!”身子瘦弱、年龄最小的曹洪不甘心遭受夏侯渊的奚落,反唇相讥。

说话间,曹操与小伙伴儿们已聚集到小枣红马周围。许褚大眼圆睁,前倾身子,仔细打量说:“喏,应该是一匹好马。”

曹操闻言,笑了:“我说许褚,咋能说‘应该是’啊?好就是好,坏就是坏。来,让我再过一下目。”随后,一只手抓住小枣红马的耳朵,另一只手掰开小枣红马的嘴巴仔细瞅看,“这匹马的牙口是嫩。好好地调养一番,定是良驹”。

小枣红马的主人凑上来,说与曹操道:“客官,这可是一匹纯血马啊,马中的贵族,赛马场上的佼佼者……”

“是吗?”曹操耐心地听完卖马人说的自夸话,顿时来了兴头,摆手招呼侯七儿道,“喂,你小子别光在一旁打遛圈儿,这匹小枣红马咱们买下了!”

“好嘞!这匹小枣红马,咱们买下了。”在一旁看其他景致的侯七儿一路小跑着过来说。 

不大工夫,曹操和夏侯惇等已各牵一匹新买的赛马,只是毛色、大小、肥瘦各异。小曹洪索要卖马人的一根细长鞭子,跟在曹操所牵高头大马的屁股后面,手里不停地挥动。

“曹洪小弟,莫要乱抽马的屁股。这马儿若是被你抽惊了呀,可不是闹着玩儿的!”夏侯惇大声地吓唬年幼的曹洪。

“马惊了我也不怕。阿瞒哥不就是一个驯服烈马的高手嘛!”曹洪说着,扬起马鞭,对着夏侯惇所牵小枣红马的屁股狠狠抽去,“驾——”

小枣红马扬起蹄子就要飞奔,夏侯惇双手同时勒紧马缰,一路快跑,大声地连吁几声,马儿方才停下。

曹操见状,冲着小曹洪颔首而笑:“嗨,我的洪弟弟,好样儿的!”然后翻身上马,顺手将小曹洪从地上揽于自己怀中,用马鞭子遥指前方,“弟兄们,快走呀,把这些新买的马儿送养马场里去。” 

顺着曹操手势所指,那是一个风景极好的所在。以十几间马厩房为中心,前面为养马场,后面即是跑马场。因是休赛期,原本要在马厩前面草地上放牧的一群不同毛色的马儿,其时正在跑马场中心地带的草地上悠然吃草。前面说过,这跑马场内的绿草地就近还有池塘、绿树,景色够美的了。 

“好的。那里的马儿甚多,它们可以在一起聚会了。”夏侯惇等欢呼雀跃,也骑上了各自手里牵着的马。

曹操一行策马缓行,来到距跑马场不远处的拦马墙。之后,顺着斜坡走下去,来到马场。

曹操抱着小曹洪率先下马,夏侯惇等也相继下马。这些被高温天气折腾了有些时辰的马儿,猛然间见到马场池塘里有那么一大湾明汪汪的清水,张开大嘴咴咴地叫着,挣脱缰绳,跑到池塘边喝水。 

大伙儿惬意地看马儿饮水。绿树、蓝天、马群、马厩和曹操等人的倒影,在池塘的水面上瑟瑟晃动,甚有诗情画意。

两个马夫从马厩的伙房间抬着一大木桶茶水,向着曹操这边走来。曹操笑道:“这些马儿,被卖主们折腾大半天,早该渴了。我们一个个也渴得厉害。来,痛饮它几海碗喽。”

中午的太阳,火辣辣地烫。树上的知了,不知疲倦地叫啊叫。喝足了水的马儿,被一个个从池塘边牵过来;之后,咴咴地叫着,在草地上打起滚儿。

木桶里的茶水,很快被曹操们喝光。两个马夫,一个拎着空木桶,一个拿着扁担,走回了马厩。远处草地里成群的马儿,也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,站立于树荫下憩息。

眼前的一切,安详、静谧、和谐。

曹操独自一人从马场向北,走到高四尺余、长十丈余,用青砖和石条砌就的拦马墙。 

“这天,好热!”曹操顺着拦马墙向外走。先是上坡,后是下坡,来到涡河岸边。

涡河是一条自然河。它日夜流淌,蜿蜒于谯县大地,自西北至东南,连缀着一个又一个熙攘喧闹、商贾接踵的城镇,哺育着一个又一个炊烟袅袅、鸡犬相闻的村庄。涡河两岸一马平川的黄土地,也因为有了涡水的滋润而物华天宝。 

“啊呀,好大的水!”看着汤汤东逝涡河水,曹操啧啧赞叹说,“先人多依水而居。明君商汤,当年看中南亳这片有风有水的高地;圣贤老子,当年在涡河岸边的李子树下,撞断母亲的三根肋骨而降生人间。美哉涡河,壮哉涡河!” 

对于眼前的这条涡河,曹操自打孩提记事时起,目睹得多了,也别有一番特殊的情愫。他一边走,一边哼起小时候母亲教唱的一首儿歌:

涡河水,

清又清,

涡水里面有妖精;

涡河水,

长又长,

涡河两岸花果香……

歌声韵味隽永,充满着乡情和亲情;歌声婉转悠扬,顺着涡河里的水,空气中的风,飘散得很远,很远。

“嘿嘿,那跑马场的池塘里一汪子死水,太没有玩头。潇洒当此时,痛快在今朝。今儿个,我可要单独会一下涡水里面的妖精了。”曹操自言自语。

岸边的曹操,将衣服脱个精光,身子一纵,一个猛子扎进流动翻涌的河水里。

曹操的水性甚好。这不,他一会儿蛙泳,一会儿蝶泳,一会儿仰泳。凡是常人能叫出来的游泳花样儿,他曹操都能够游得有滋有味儿。

曹操的游泳本领太棒啦。这不,趁着河岸没有女人的工夫,在仰泳的时候,他裤裆下面的小鸡儿露出了水面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曹操的小肚子下面夹一根高粱棒儿呢。只可惜,夏侯惇他们此时不在,要不然,少不了铁哥们儿的喝彩声。

突然,河水里钻出一条大蛟龙。此怪兽巨齿獠牙,长约丈余,长相煞是难看,青幽幽的身子卷起翻着水花的巨浪。此时的它,刚吃完几条大鱼,饱餐了一顿之后肚里撑得难受,发现不远处孤身戏水的曹操,猛地一个纵身,向着游兴正浓的曹操迎面扑来。

曹操躲闪不及,私下大吃一惊:“不好,妖怪没有见到,蛟龙倒是让自己给遇着了。早就听说过蛟龙的厉害。这下,自己的小命儿怕是要完了。嗨,横竖是完,不如一搏呐……”他沉着冷静,面无惧色,张开双臂,奋力击水,哧溜——一个猛子,从蛟龙身子底下钻了过去。

蛟龙扑空。之后,又调转头,扑棱着尾巴,再次朝着曹操扎猛子的方向游去。待追上水中的曹操了,那遍体鳞甲的身子忽上忽下、忽快忽慢地与曹操并排戏水。

曹操早已没有了恐怖感。他把身边这张牙舞爪的怪物,当做了自己奋力击水的赛手,把游泳技巧发挥到极致:“嘿嘿,好玩儿。咱们两个你追我赶,彼此较上劲儿喽。”

蛟龙把自己身子在水中的不停摆动和下沉上浮,当做了与同类伙伴的玩耍嬉戏。长相凶巴巴的它,也把身子旁侧的曹操当做了奋力击水的赛手:“嘻嘻,好玩儿。我的肚子——消饱了不少。哎,还有点发撑。比赛继续。嘿,半大小子真较劲儿,我要赢你呢。”

曹操和蛟龙拿出各自的绝活儿,在水中尽情地施展。游了一阵子,曹操折回头,接着又游。那条蛟龙紧伴曹操身子,忽左忽右,忽上忽下,游呀游,乐呀乐,未对曹操施加任何伤害。

曹操游得过瘾了,方才拍水上岸。蛟龙见曹操上岸,甩着大尾巴游到曹操身边的浅水处,将头高高扬起,在泛着涟漪的水面停留片刻,露出狰狞面目。之后,又将遍体鳞甲的黑长身子扎入深水之中,向远处缓缓游去。

“好痛快啊。与蛟龙的戏水,真爽!”曹操过透了游泳的瘾,心情怡悦地说。

远处的蛟龙再次浮出水面,向着曹操站立的方位探出头。曹操见状,连忙向着水中的蛟龙摆手,算是互打招呼再见。 

曹操穿衣而返,经拦马墙回马场,见夏侯惇等在池塘的浅水里泡澡,侯七儿与马夫们用大扫帚在为马儿梳理鬃毛,自己便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过一般,坐在大柳树下的一块青石板上小憩。方才那阵子的涡水击蛟,毕竟消耗了不少体力。

夏侯惇等陆续从池塘边上岸,先后来到曹操身边。

看到曹操那疲惫不堪的样子,小曹洪歪斜着头,圆眼大睁,追问曹操道:“我说阿瞒哥,您丢下我们,独自一人干啥子去啦?”

“是啊,您要老实交代,这么长时间,一个人干什么去了?”夏侯惇等也相继发难,盯着曹操不放。 

“哈——”曹操打着哈欠,伸了一下懒腰,见大伙儿把目标对住了自己,这才慢吞吞地说,“啊呀,审什么审?又没做什么坏事儿,不就是下涡河洗个痛快澡嘛。有惊无险,遇一大蛟……”

未等曹操把自己与蛟龙戏水的故事讲完,猛听见涡河岸人声鼎沸,像是有什么大事儿发生。夏侯惇等闻风而动:“走啊,看热闹去喽!”

曹操感到自己的身子还有些困乏,遂向夏侯惇等和侯七儿、马夫摆手,说:“你们都去吧,我一人在此留守,顺便再歇息一会儿。”

少顷,夏侯惇一行从涡河岸返回。树荫下的曹操见了,问大伙儿道:“请问诸位,看到什么稀罕事儿啦?”

小曹洪抢先回答:“哎呀,可好看了。一拨儿人正要下河洗澡,见水中有一条张牙舞爪的大鳄。大鳄也叫大蛟。这些人吓得落荒而逃,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。澡未洗成,倒招引去不少人……”

“嘿嘿,我孑然一身碰上大鳄都不害怕。他们都是大人,怎么给吓成了那个样子呢?”曹操打着哈欠说。

夏侯渊猛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说:“嗯,想起来了。方才阿瞒哥讲,他在涡河里游泳,遇到一只大蛟。”

“是,是啊。”许褚赶忙凑到坐在大柳树下青石板上的曹操身边,木讷寡言的他,嘴里一个劲儿催促,“哎,阿瞒哥,接着讲您与大蛟戏水的事儿。”

“那涡水里面的大蛟呀……”此时的曹操,体力已得到恢复。他用极其平静的口吻,接着讲述自己方才与大蛟在涡水嬉戏那惊险的一幕。

讲完了涡水击蛟,曹操弯身捡起一个碎陶器片儿,朝着眼前池塘的水面抛去。薄陶片儿在清莹莹的水面飞起、落下,连续蹦跳了两三次,才轻飘飘地沉入水中。

夏侯惇们学着曹操的样子,向水面抛掷陶瓦片儿。

曹操们的欢声笑语惊吓住了池塘和附近树林里栖息的鸟儿。

鸟群扑棱棱——,相继振翅而飞。

碧蓝的天空,又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众人仰视空中的飞鸟。

“它们多自由啊!”侯七儿投去十分羡慕的眼光说,“嗯,自由自在,快活,多快活啊。”

“哦,那意思是说,你小子在我家就不自由、不快活了?”曹操对侯七儿说的话甚为不满,顺手拿起挂在树上的弓箭,对准天空的飞鸟,一语双关地说:“多自由啊,多自在啊,多快活啊。哼,我看你能不能飞到天边儿?”

说时迟那时快。嗖的一声,一只水鸟被曹操的箭射中,扑棱着翅膀,从空中缓缓坠落。

侯七儿见状,脸色煞白,浑身直打哆嗦,趴在曹操跟前咚咚地磕头:“我的主子哎,不,我的小大老爷。我,我侯七儿,该死!我冒犯了主子,我冒犯了小大老爷,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哼,都说杀鸡给猴看。今儿个变成了杀鸟给侯七儿看了。”许褚尽管一向木讷,率先发现了眼下事态的严重性。

“是啊,变味儿啰。”夏侯渊在一旁连连咋舌,“嗯,还是杀鸡给猴看……”

“这——”曹洪伸出舌头,紧蹙眉头,做出无奈的鬼脸。

夏侯惇见侯七儿的大响头还在不住地磕,忙拉曹操解围:“咱说的是射箭,对不?阿瞒哥呀,您的武艺就是高强,非我等可比,生擒猛兽十拿九准,手射飞鸟百发百中。”

夏侯渊和许褚也相继附和:“可不是嘛,上一次在南皮射野鸡,阿瞒哥一天竟射它六十三只呢。”

曹操这才饶过侯七儿,借坡下驴道:“几位贤弟说得对。现在天热,不是猎射时候。赶到秋冬时节,我给你们多射些飞禽走兽,用野味下酒。”

曹洪看出了门道儿。他扬起了脚,对准侯七儿的屁股狠狠地一踢:“饶过小子你啦。还不快谢主子?”

“谢主子,谢主子。”侯七儿边说边给曹操磕头,并在磕头的同时用双手轮换着抽打自己的嘴巴,“我叫你不说人话?我叫你不说人话!”

曹操扭过身子,背朝着侯七儿偷笑,垂下的两只胳膊一直反扣着,右手指头在左手掌里不停地弹动,惬意地享受着侯七儿的叩头大礼。

见曹操主仆二人如此滑稽模样,夏侯惇等忍不住捧腹大笑。 

曹操这才又扭过身,向一直跪着似捣蒜一般磕头的侯七儿摆了摆右手,佯作余怒未消,咬牙切齿道:“臭小子,这下自由了——你!”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