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中国亳州网通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我已把亳州放进心里

2015-05-07 09:26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
订阅亳州手机报,移动用户编发短信AHBZ至10658000, 电信、联通用户编发短信BZ至10621212

◎张秀香

大学时才知亳州,对它的印象也是片面可笑。只记得亳州的男女同学皮肤黝黑发亮,说着一口侉不拉叽的北方话,性格粗犷豪爽,直白得可以,跟江南人完全没有交集。亳州尽管有哲学家老子,政治家曹操,医学家华佗,我想如果不是公差,我应该不会主动去逛亳州城。

然而三十年过去了,这个五一我来到谯城,怀揣着大学同学的电话号码,与初中同学相聚。去之前我特地没有做功课,希望内心的感受来得猛烈真实些。车行路过“汤王大道”、“杜仲路”、“希夷大道”,此时春阳烂漫,放眼望去腾红酣绿,药都的气息扑簌簌迎面而来,一步花落,一步花开。两天里且不说衮雪华祖英雄恍惚、涡水原浆经年芬芳、花戏楼下两世情缘,当我们带着期盼,走过雨润过的泥路,来到十八里,芍药已经抬起了它们的头,一瓣瓣绽透,如胭脂万点,占尽春风。尽头的麦地炫耀着新绿,凉爽又温柔。

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芍药,早知牡丹花容,不见芍药风姿。原来芍药长得这般艳丽!难怪《红楼梦》里我喜欢的史湘云会醉卧芍药花丛!十几位女同学踩着泥携着手,拥进花海欢呼跳跃,自在闲游,疯狂成癫。照片一秒钟一张,衣服一小时一套。温风中花儿美醉了人,晕皱了心!

小时候在家乡,欲求一株芍药难得,何尝见过如此盛大规模的花事?欣喜之情,何状之如?《诗经》有诗曰“维士与女,伊之相谑,赠之以芍药”。古代青年男女狂欢节上,男朱女锦,水边嘉会,执芳草于其间,以相赠遗,可知芍药的夺目和绚丽。今天我还分明看到了“有情芍药含春泪,无力蔷薇卧晓枝”的百媚千娇。

清代桐城派作家刘开曾寓亳州,写过一首描绘亳州白芍花事盛景的诗,诗曰:小黄城外芍药花,十里五里生朝霞。花前花后皆人家,家家种花如桑麻。“药都”的人们都知道,芍药的根茎叫白芍,是著名的“女科之花”。《本草》称其“能泻能散,能补能收”,多用于平肝养阴,止痛消肿,补血调经等。

韩说曰:芍药,离草也;言将别离赠此草也。因此芍药又有“将离”的别名,在诗人的笔下,就有了“多情红药待君看” 的诗句。其实以我所见,将离的意思还在于芍药开花的节令,恰在送别春天的时候,有着对春天恋恋不舍的一份情意,“殿春”的雅号也由此而来。作为“五月之花”芍药,以草本呈现于世人,虽没有木本牡丹的雍容,却也显得缤纷、柔弱、含蓄,古来文人雅士喜把芍药比作深闺少女,比作恋爱中的情人也就不足为奇了。元稹《红芍药》诗有“酡颜醉后泣,小女妆成坐。艳艳锦不如,夭夭桃未可”,可谓栩栩如生。

芍药笼烟,美人娇媚。在这个初夏,涡河两岸,红药已开,绿荷初展;高梧栖凤,古槐蔽日;村犬吠日,鸡鸣远近;陌上春归,水边人远……突然想起大二在九华山实习时,我水土不服,一人独守宿舍,是亳州的那个大个子女同学细心返回,将晕倒在地的我扶起,紧急送往医院,救了我一命。此时此刻,在这片艳红里,我强烈地想起了含蓄柔美的亳州那个她。她如同此刻站在花海边看我们疯癫的十八里乡亲,就那样含着笑,淡然绰约。

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是的,我不得不离开,但我仍怀念着五月的这一天,企盼着来年谯城芍药花开。我知道,此刻我已把亳州放进心里。

Tags:亳州 放进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