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中国亳州网通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亳花月令

2015-05-14 09:11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
订阅亳州手机报,移动用户编发短信AHBZ至10658000, 电信、联通用户编发短信BZ至10621212

○宋卉

正月时有风雪,亳州本土的花木拥梦沉睡,等待一场雨淅淅沥沥将她们唤醒。

二月东风始来,拂醒一地春梦。樱桃花和杏花先自对镜梳妆,粉的面颊,粉的衣裙,俏得像二八的姑娘。桃花红衣出帏,梨花一身素缟,李子花羞羞答答低垂着眉眼。红红白白,是游春的佳人,也是春的点缀。

“桃花开,杏花败,李子开花割韭菜。”乡村的孩子这么唱着,花事渐好。

“三月清明榆不老,二月清明老了榆。”榆钱刚收起丛丛花秆儿,槐花就在枝头打滴溜儿了。若说桃儿杏儿李儿是千金小姐,那榆钱、槐花就是小家碧玉。绿的榆钱,白的槐花,一个无味,一个清香,却都是春天里不可多得的美味。一串串,一簇簇,浅绿与雪白辉映,悄悄走来,静静离去,不与绿叶为伍,不跟桃李争春。

三月桐始华。泡桐花应时而至,一蓬蓬浅紫雪青,堆到檐前,房子就是花房;堆到路边,路就成了花径;堆到田野,田野里就浮起团团的云霞。那时候,村庄就沉浸在花海里了。泡桐花就是这样普通,她是三月乡村的主妇,在阳光下泼泼辣辣地开,在阴雨里爽爽快快地落。

苦楝花来接力,细细密密的小碎花隐在绿叶里,她是乡土的紫丁香。紫色的花都爱凑热闹,紫楸也不忘来赶趟儿。不管人们爱不爱她们的味道,开就开了,谢就谢了,她自芬芳,她自妖娆。

四月花事惊艳。乡间是亳牡丹和亳芍的天下。牡丹只有白色,黄蕊,单瓣。亳芍药的红只能观看无从描摹。房前屋后,一株两株,一片两片,或红或白,虽都是闲时趣味,却也绚烂无边。

五月未至,一瞬芳菲乍尽,花儿们打了个盹儿。

端午日盛,榴花照眼明。一春的花事荼靡,到她,就到了顶儿。一树榴花就是一树火苗,恣意燃烧。家海子沿儿上,老水井边儿上,都是她的身影。

六月刺木苔爬满墙,四瓣花有粉有白,花心里住着贪婪的大肚子蜂。蜂子是幸福的,孩子就不幸。千万别贪恋她的美貌,一伸小手,她那长长短短的刺就不答应。

莲也开了,她是阳光下最羞涩的花。叶是绿盘子,花是粉缎子。要是哪个贪心的小孩把她摘下来独享,她会立刻吊脸子。

七月桔梗遍地开,紫中带蓝,蓝中见紫,美而不妖,端庄美好。与她对望,暑气就跑远了,燥气也消停了。

八月葵花向阳,金灿灿扎人的眼。

九月十月亳菊如雪,是花也是药。秋风紧了,她笑;秋霜落了,她笑;寒气给她的洁白着一层紫色,她依然笑。

十一月严冬肃杀,花木扯来棉被盖了。

十二月冰封乡野,花木沉沉地睡着,谁也不知道她们梦见了什么。

城市的公园里,腊梅香气扑鼻;花店里,无根的百合、玫瑰、勿忘我,盆栽的兰花、茶花、杜鹃花争奇斗艳。她们和一年四季开放在亳地的碧桃、金桂、紫荆、白玉兰一样自我陶醉——醉就醉吧,她们是客居亳州的游子。远离了故土,谁还没有点儿乡愁?

Tags:花月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