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中国亳州网通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厚重亳州 > 名人贤士 > 正文

少年曹操传奇【第三十章】 劫持新娘

2015-05-15 08:57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
订阅亳州手机报,移动用户编发短信AHBZ至10658000, 电信、联通用户编发短信BZ至10621212

□作者 张兴华

袁绍的过火报复行动未能得逞。那边的遭暗算方曹操,对此事并不怎么在意,只是让家奴加强了宅院早早晚晚的安全防范措施;这边的始作俑者袁绍,倒不好意思和愧疚起来:“哎呀,一点小小的过节儿,怎么竟能够行刺人家曹操呢?再说,曹操这人一向待我不薄呀。向他公开赔礼道歉吧,不行。这等于不打自招,拿屎盆子往自己头上倒。一旦漏了馅儿给张扬出去,我不好在世面上混了呢。”

一连多日,袁绍都在想一个向曹操侧面赔礼道歉的办法。遗憾的是,绞尽脑汁,搜肠刮肚,未能想得出来。

终于,有补偿办法了。袁绍得知一生意人的家里要办喜事,且迎娶的还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姑娘。他这个喜欢吃荤腥的“猫”,不怀好意地邀请曹操:“咱哥俩今晚出去玩玩儿,怎么样?闹洞房,喝喜酒,吃喜糖。”

“好吧,我陪你去。”小袁绍两三岁的曹操欣然应约。

看着日落西山,袁绍拉上曹操,偷偷摸摸潜入办喜事人家的院中。看着宴会厅里灯火辉煌,人声喧嚣,猜拳行令之声不绝于耳,曹操和袁绍在院子里大喊:“来小偷了,快捉贼呀!”

众宾客、新郎和家人一窝蜂似地跑了出来,在院子里四处捉贼。

浑水摸鱼。袁绍和曹操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袁绍在外面观察动静,让曹操往第一线冲。

曹操不便推辞,趁着混乱,快步走进新人洞房,抽出一把利剑对新娘说:“走,跟我出去一趟!”

新娘惊慌失措,问:“要我到哪儿去?”

“到宴会大厅。快!” 曹操。

“去那里干什么?我刚从那里回来呀。”

“去那里给我们拿喜糖,陪我们喝喜酒啊。”曹操悄声说着,拉拽上新娘就向室外疾走。

“哝,我不去。”身材高挑的新娘在曹操的强力挟持下,无能为力,茫然顺从,与曹操一同走出洞房,“我不去、不去!”

“少废话,快跟我们一起走。大声嚷嚷要你的命!”在洞房门前担任警卫的袁绍低声命令着新娘。

“哝,走错路了。走,走那边——”新娘用低微的语调说,还用手臂比划。

“走那边?不,老子偏不听你那一套。喏,走这边!”这袁绍打小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。此时的他,哪里听得进新娘子的如此指派?

袁绍从曹操手里拽过新娘,从自己怀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块白麻布,将新娘的嘴巴和眼睛牢牢蒙住,背起新娘朝另外一个方向跑。

曹操紧随其后。

新娘极力挣扎,蒙嘴的麻布被挤出一个小缺口,嘴里发出微弱的呼救声:“救命哪,救命!” 

搜捕盗贼的人群隐约听到了夜幕深处新娘这边的声响:“那边,有人在喊救命。”

做贼心虚的袁绍劫持着别人的新娘发疯地在跑,调皮捣蛋的曹操像影子一般紧随其后。

惊惶之中,跑在前面的袁绍走错了路,钻进一片带刺的灌木丛里,出不去了。身材高大的袁绍,衣服被荆棘划破多处,满脸是血,但仍紧抱新娘不放:“啊,这下,咱们可到安全的地方喽……”

新娘的眼和嘴重新被蒙缠结实,修长的身子极力在袁绍的怀里挣扎,嗓子眼里发出微弱和不甚清晰的声音:“哝,放开我……”

“宝贝儿,好不容易才把你弄到手,怎么能将你给放了呢?”袁绍此次劫持新娘的本意是让曹操得到好处,以弥补他前不久派人刺杀曹操未遂的过失。但,黑暗中的他和新娘一起,误入灌木丛中不能走脱。袁绍有违初衷,忘记了灌木丛外的曹操,忘记了眼前的危险处境,在自己怀里新娘的脸上和脖子上狂吻起来,并用力撕拽新娘的下衣,企图捞取更大的好处。

黑咕隆咚的灌木丛里,又传出新娘子那执著的反抗挣扎声:“啊嗯,救命……”

灌木丛外,捉拿小偷的喊声由远及近,杂乱的脚步声由弱渐强。

见袁绍在这种时候、这样的地方,竟然这么地放荡和自私,曹操心里极为不满:“袁绍呀,袁绍,俺费了好大的劲儿,才将新娘给劫持得出。事先约定,咱是来闹洞房、喝喜酒、吃喜糖。这下倒好,到处是一片捉贼声,你小子钻进黑魆魆的灌木丛里,只顾自己痛快,捞占新娘子的好处呢。”

新郎带领一帮子家人,打着火把,四处搜寻盗贼。脚步声、呐喊声愈加逼近。其时的袁绍,还在长满荆棘的灌木丛里猥亵着别人的新娘。

情况危急,再不快逃就来不及了。曹操急中生智,大声喊道:“小偷和新娘子就在灌木丛里,快来捉贼啊!”

袁绍听曹操这么地喊,又急又怕。万一被人家捉住,他这袁大公子的名声不就彻底完蛋了吗,今后还怎么在世面上混?这家伙生怕给人捉住,惶惶然丢下新娘,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牛力气,刺棱——从灌木丛里蹦了出来,尾随曹操,慌慌张张翻越不远处的院墙逃跑了。

二人心虚地又跑了好远,才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停下。

袁绍的脸上被荆棘划破的口子还在冒血。他喘着粗气,十分惋惜地对曹操说:“快到口的美餐,让你给搅黄喽。”

曹操也气喘吁吁,愤懑之情,溢于言表:“你、你小子也太不像话了。今天这事儿,咱俩来前约好的,是演个恶作剧,闹洞房,喝喜酒,吃喜糖。可是,你小子竟然给新娘子瞎胡来!”

袁绍用手抹了一下血迹斑斑的大花脸,愧痛地说:“那是,那是。这回,又是我的错。嗨,今天我才知道,与女孩子亲热的事儿,你一点儿也不会做。不过,我的本意,天地可鉴,是让你尝个新鲜,以弥补我安排人——”前不久私下安排刺客刺杀曹操的事儿,给袁绍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,以至于此时此地的他竟不打自招。但是,莫怕,花花公子袁绍,其人随机应变的能力相当地可以。他发觉自己说走了嘴儿,忙改口道:“以弥补我对您的景仰之意……今天这事儿,叫我怎么说才好呢,叫我怎么说你才相信呢?嗨,你这个童男子儿——小处男!”

“我——童男子儿小处男,又怎么啦?”曹操气愤地指着袁绍的鼻子,正言厉色道:“袁绍呀,袁绍,你少给我来这一套!”

Tags:十章 新娘 少年 传奇 曹操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