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中国亳州网通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黄鹂留鸣桑葚美

2015-05-21 08:50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
订阅亳州手机报,移动用户编发短信AHBZ至10658000, 电信、联通用户编发短信BZ至10621212

◎李运明

入夏,浓荫乍起,黄鹂留鸣,桑葚渐渐熟了。

在乡村里,桑树无疑是树木中的少数民族。也许这树本来就不是谁家刻意种植的,而是飞鸟遗落的种子落地萌发而成,所以大都是一株两株的偏居于农家的房前屋后,或者村外的沟沿河畔,掩映在绿荫之中,丝毫不引人注意。

春日里,桑树贪婪地吮吸着春天的甘露,努力地伸展着细长的枝条,在繁枝茂叶之间拓展着自己的生存空间。桑树没有杨柳的招摇,没有槐树的芬芳,也没有桐树的高调,它默默地在枝丫间结出了一粒粒桑葚。

桑葚,小小巧巧的,仿佛是缀在绿叶间的一粒粒巧夺天工的纽扣,惹人喜爱。桑葚起初是青色的,入了夏,有的就一天天变白,变黄,变红,那红并不是整齐划一、地道的红,有的是微红,有的是鲜红,有的是深红,熟透了的则红得发了紫。

黄鹂啄紫葚,五月鸣桑枝。桑葚成熟了,捷足先登的自然是那些鸟雀,鸟雀们忍不住在枝头欢蹦跳跃。它们专挑成熟的桑葚啄食,一边吃还一边卖弄着清脆的歌喉,奏出婉转的曲子,招朋引伴来共享这天赐的美味。

听着鸟雀们叫得响,闹得欢,乡村的孩子也早禁不住过来了。仰头观瞧,发现枝叶间挂满了一簇簇、一串串的桑葚,似含苞的花朵,又像满天的星星,玲珑晶亮,令人馋涎欲滴。我们小的时候,水果是稀少的,所以既不需花钱又没有人认养的桑葚就是孩子们日思夜想、不可多得的垂涎之果了。

大家争先恐后地要爬上树去采摘桑葚。一番锤子剪刀布,上树的人选就产生了。采摘桑葚的人猴子一样敏捷地爬上树去,他先尝为快,想吃哪串摘哪串,小嘴一张就迫不及待地撂进了嘴里。他故意夸张地吧嗒着嘴,急得树下的小伙伴不停地催促着他把桑葚投下来。看到树下的小伙伴急得直咽口水,他这才把桑葚连枝带叶采了抛下来。小伙伴接了桑葚,立刻开始大快朵颐起来。

桑葚富含汁水,新鲜红嫩的桑葚轻轻一咂,汁水就已经流溢满口,鲜红的酸中带甜,深红的甜中带酸,紫红的则完全没有了酸味,能甜透人的心窝。酸酸甜甜的桑葚,让人越吃越爱吃。不一会儿,就见手指染红了,嘴唇染红了,嘴唇红得比抹了口红还要浓重。如果一不小心,衣衫上也会染了红的、紫的色彩。

这样的童真总是令人难以忘怀,不消说是我,鲁迅先生在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里也写道:“不必说那碧绿的菜畦,光滑的石井栏,高大的皂荚树,紫红的桑葚……”同样是对桑葚念念不忘。

回味桑葚,我常常想起一个词——桑梓。维桑维梓,必恭敬止。桑葚甜透了童年,铭记一生的却永远是故乡。

Tags:桑葚 黄鹂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