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中国亳州网通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厚重亳州 > 名人贤士 > 正文

少年曹操传奇【第三十一章】 桑林惊操

2015-05-22 09:25 来源:中国亳州网-亳州晚报
订阅亳州手机报,移动用户编发短信AHBZ至10658000, 电信、联通用户编发短信BZ至10621212

□作者 张兴华

谯县,春和景明,鸟语花香。

一日,曹操与夏侯惇、许褚、侯七儿等人骑马驾鹰,出东城门,夏侯渊所骑的马儿跟在最后。

城门楼古朴庄严。城门两旁青砖垒砌的高墙上,新贴着一张禁杀耕牛的告示,其文大要曰:“奉皇上旨意,境域多地频发旱涝、蝗虫、地震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,民生凋敝,役夫游失,迁徙成潮。田地荒芜,少有劳作之人力,更乏耕作之畜力。为倡导农桑,须矫枉过正也。自布告公示之日始,凡私杀耕牛者,立斩无赦,举报有奖,包庇连坐……”

对此布告,曹操只顾骑他的“飙子”,压根儿没有介意;夏侯惇等也无人留心。只有跟在最后的夏侯渊,在马背上瞅见了这张告示。

“哟,新张贴的告示。要好好地看看。”夏侯渊右手顿一下马辔头,吁地一声,马儿慢慢地停下。

夏侯渊骑在马背上看布告,嘴里不由念出了声:“近接皇上旨意,全国各地频发旱涝……”待告示一字不漏地念完,又颔首自言自语,“此等告示,平时张贴得多了。不过,这次的内容,倒蛮新鲜,还是皇上的旨意呢。”

在夏侯渊念诵告示的当儿,曹操等已骑马窜出城门好远。 

看过禁杀耕牛的布告,夏侯渊扬起马鞭,用力抽打马的屁股。身下的坐骑几个纵身,赶上曹操的马队。

衣衫褴褛、骨瘦如柴的灾民成群结队,与曹操们的马队擦肩而过。

一骨瘦如柴老人伸手向曹操乞讨:“行行好吧,公子老爷!”

曹操顺手从腰间掏出一把碎银子,抛向老汉。灾民蜂拥而来,哄抢地上的碎银子。俄顷,众灾民仿佛遇见救星一般,狂奔着,呐喊着,追逐曹操的马队。

马队愈走愈远。马队的后面,是漫天飞扬的尘土。

时下,“谷雨”季节刚过。曹操一行沿途所见,河流、村庄,绿树、繁花,蓝天、白云,景色如诗如画。芍药花、泡桐花、刺槐花等竞相开放,灿若云霞,蔚为壮观。 

“哎,阿瞒哥,如此好景致,为什么不早带我们出来春游呢?”夏侯惇嗔怪曹操。

“一年四季,好景常在。如若早它十天半月出城,菜花、桃花、梨花等,都能看得到。今为暮春,除观赏芍药花、泡桐花、刺槐花之外,还能体察农事。此次春游,可谓一举两得。”曹操说着,扬起马鞭,使劲儿抽了一下飙子的屁股,“嘚儿——驾!” 

曹操一行骑马来至东观稼台。

东观稼台是平地筑起的一个斜坡式高台,黄土堆就,专供曹嵩家人观看东郊自家庄园农作物长势之用。台面空阔,可容下数十人。台上还设有石桌、石凳,供人小憩。曹操等信步走上观稼台,城东万亩田畴和树林农舍尽收眼底。

曹府的徒附们正在田园辛勤劳作。白芍、桔梗,还有经华佗之手从外地新引进的菊花等中药材,以及麦子、谷类等农作物的长势正旺。

曹操被眼前的田园风光所陶醉,禁不住赞叹道:“真是好景致,我们在书斋和跑马场里都看不到啊!”

曹操话音刚落,夏侯惇等即接上了腔:“春游这样的美事儿,阿瞒哥您应带我们弟兄多来。”

看着眼前生机盎然的中药园,曹操对夏侯惇等说:“上次我患的那场大病,是华佗给治愈的。华佗表字元化。在元化先生为我诊病时,曾当着我的面向父亲讲起养生之道。因为当时我病得厉害,好多话都没有听进去。但有一句我听清楚了:平素里要多活动。似今日春和景明,我们在这中药园里踏青,于身心定然有益。可惜,没有带上曹洪弟过来。”

“是吗?来前曹洪说他有事。想带他玩儿,往后的机会定然多多。”夏侯惇说着,跑到一边解手。

“是啊,机会多多。”这边的许褚说着,拉拽上夏侯渊和侯七儿,在眼前的一片开着蓝颜色花的桔梗园里使劲地践踏起来。侯七儿极不忍心,又不好挣脱。

曹操见状,困惑不解地说:“敢问几位,这是搞啥子名堂?”

“搞啥子名堂?踏青啊!”许褚圆睁大眼,抢先回答。

曹操听许褚此言,细眯长眼,嘿嘿地笑了:“我说‘虎痴’呀,你竟然这样理解文人的踏青,太没有‘那个’喽。” 

“太没有哪个嘞?阿瞒哥,依您之说呢?”夏侯渊笑问曹操。

“依我之说嘛,那是一种很有诗意的画面。你们几位,给我听好了啊。”曹操随口吟诵起《诗经·郑风》里的句子来,“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芍药……”稍作停顿,曹操非常认真地考问身边的夏侯渊等,“哎,请问,知道这《诗经》里的句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吗?”

夏侯渊和许褚茫然摇头,鬼精灵一般的侯七儿更是懵懂。

夏侯惇方便后,手里采摘一大把芍药花蕾,赶过来发话了:“春意盎然的日子,小伙子与情窦初开的大姑娘,在一起开着玩笑,并赠送娇艳的芍药花作为纪念……”此等好诗,难不倒一向爱学习的夏侯惇。夏侯惇一边向夏侯渊等人讲述,一边扭头向曹操开着玩笑:“阿瞒哥,良辰美景,只可惜,少了一人。”

“哦?且说出来看,竟少了哪一位?”曹操细眼长眯,笑问夏侯惇。

“丁翠儿呀。伺候了你几年的那位大美女。”夏侯惇一本正经地说。夏侯惇知晓,前不久,曹嵩和丁员外两位老先生已经为曹操和丁翠儿订过婚了。

“去你的。今天是玩儿,净开什么玩笑!”在一旁的夏侯渊打抱不平说。

“咦,这下倒好,才和丁钰儿好上不久,就一个劲儿地帮着阿瞒哥说话了。”夏侯惇甚为得意地揭着夏侯渊的短处。

夏侯惇说的是真话。就在前不久曹操与丁翠儿的订婚仪式上,夏侯渊与丁钰儿的婚事也基本说妥。未来的连襟,能不一个腔调说话吗?

“别瞎胡扯了。快看好景致。”曹操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势指着前面不远的一个方位,“喏,那边——”

顺着曹操的手势所指,三五成群的村童在朝阳的沐浴下,嬉戏追逐于阡陌纵横的原野上,陶醉于沾着露水的芍药田里,一个一个地采摘芍药花的花蕾,贪嘴舔吸芍药花蕾顶端分泌出的那晶莹透亮的蜜露水儿。 

“甭说,在乡村里生活,蛮有趣味……”

“嗯,有趣味。空气新鲜,风景如画……”

“赶明儿个呀,我就搬到乡下来住……”

眼前的景象,让曹操等倏然羡慕起田园生活来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说个没完没了。

“诸位公子,你们只看见眼前的好风光,难保知道,时下发生春荒,饿死的人十有四五,好多的家庭都饿绝户了呢……”大伙儿在一起侃说田园生活好的话,让侯七儿听了很不好受。他将自己在荒年的所见所闻给披露了出来。

“哦,有这样的事儿?怪不得在来时的路上,竟遇到那么多的灾民呢。”曹操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充满忧伤的表情。

欣赏完了庄稼园和中药园,曹操一行又来到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桑树园。桑林深处,几个挎着背篓的年轻女孩子正在采摘喂蚕的桑叶。

曹操触景生情:“诸位知道吗?我们家乡一带最早叫南亳。商汤曾在这里建都。成汤几经辗转,来到涡河之滨,让奴隶出身的伊尹专造一个‘亳’字,刻写于甲骨之上。该字取‘高’字的上半截,象征地势高峻,建筑宏伟,社稷稳固;下半截是几株庄稼苗的象形字‘乇’,隐喻这里土地肥沃,环境优美,适合农作物生长和人类生存。在那个时候呀,桑林就有很多。”

“有一年,天下大旱,河水枯竭,草木焦死,大地裂成几尺宽的口子,石头和沙子几乎都要晒化了。成汤忧心忡忡,寝食不安。干装神弄鬼这一行当的巫吏卜了一卦,说:‘应当用人作祭品,老天爷才会下雨。’成汤说:‘假如一定要用人来作牺牲,那就让我来吧。’”

“成汤自我牺牲来求雨,当然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典礼。于是,选择一个吉日,到城西两里的桑林祈雨。为了表示虔诚,成汤特意洗干净身子,又剪掉了指甲和头发,穿一身白色的粗麻布衣服,跪在神台前祷告说:‘作为一个万民的领袖,难道是我执政没有法度吗?要么是我对百姓失职,偏听偏信,宫室建得过高,宠爱的女子胡乱参政,下属不廉洁。苍天啊,我一个人有罪,请不要连累万民;万民有罪,也都在我一个人身上。请上天惩罚我这个罪王吧!’”

成汤祈雨的故事,曹操讲到关键处戛然而止。他双手反背着,两眼遥望远方的天际,陷入了无言的沉思:“商汤王在出现政治失误时,每每责罚自己,国家因此勃然兴盛;商纣王恰恰相反,把自己的政治失误归罪于其他人,政权于是迅速灭亡……”

“阿瞒哥,您接着说呀!”夏侯惇等急得直嚷嚷,催促曹操。

“主子,您快点讲啊。”家奴侯七儿也在一旁拉扯着曹操的衣襟附和。

曹操终止了思考,继续讲那未了的故事:“成汤祷告完毕,缓步登上一个高高的柴堆,柴堆的顶端还铺有一层容易引火的茅草。成汤肃穆地站在茅草堆上,闭着眼睛,专等时辰一到,由巫师们在柴堆四周点火。参加求雨的人成千上万。他们跪在柴堆的周围,望着汤王的身影,泪如雨下。点火的时刻到了,惊天动地的号角声响了三下,巫师用火把将柴堆四面点燃。顷刻间,浓烟滚滚,烈焰腾空,把成汤王裹在烟火之中。一阵狂风吹来,霎时间乌云布满天空,紧接着,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而下,泼灭了燃烧的柴草,浇透了干旱的大地。人们欢呼雀跃,把成汤王从柴堆之上搀扶和举抬下来,击打石块、铜片,高唱着歌曲,把成汤王送回王宫。”

“嗯,是成汤自我牺牲的精神感动了苍天。汤王有恩于民。黎民百姓怀念他……”夏侯惇等被曹操所讲《汤王祈雨》的故事感动了。

“嗯,商汤他,是一个好帝王。”曹操说,“由古代圣贤商汤,我想到眼下的咱们。如此良辰美景,诸位不妨随便扯扯,畅谈一下各自的人生志向,情怀抱负……简言之,《我的梦》。渊弟,你先说如何呀?”

夏侯渊听曹操出了个说志向、谈抱负的话题——《我的梦》,并让自己先讲,略加思考,便虎视着眼,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:“我呀,书读得不多,武练得不少。刀枪剑戟,骑马射箭,是我的爱好。我梦想日后能有那么一天呀,率领数万雄兵,驰骋疆场,像老虎那样横行关右,所向无敌,建功立业……”

“还有呢?”曹操笑问。

“没,没有了。”夏侯渊摇了摇头说。

“还有一个梦想,渊弟弟你没有说完。”夏侯惇嘿嘿地傻笑,在旁边插话。

“惇哥哥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虫子,怎么知道此时的我,心里在想些什么呢?”夏侯渊反唇相讥。

“当然知道。这一点,不吹牛皮。”夏侯惇充满自信地说。

“知道?知道你就讲出来呗,让诸位弟兄品议一下。”许褚说。

“若言不中,看我怎么揍你!”夏侯渊愤然道,“惇哥哥,你讲啊,你?”

“我的渊弟弟呀,除了带兵打仗、疆场建功立业之外,还必须有美女丁钰儿相伴。丁钰儿嘛……”夏侯惇一字一句,有板有眼地慢慢道来。

曹操听了,抿着嘴笑。

夏侯渊听了,陡然间羞臊得满脸通红,好大时辰说不出一个反驳的字儿来。

“言中喽,言中喽!”一向木讷寡言的许褚拍手鼓掌,瓮声瓮气地大声说。

“哈,哈哈。”葱郁的桑树林里,回荡着曹操和他的小伙伴儿们的欢笑声。

“好喽,夏侯渊的‘梦’,姑且说到这儿。”在大伙儿笑够了之后,曹操将目标锁定夏侯惇,“下面,挨着夏侯惇你啦?”

“我的梦呀,和渊弟弟差不多。带兵打仗,建功立业。”其时的夏侯惇,对自己的未来已想了不少,“不过呢,我的梦想还有那么一点儿——身在军旅,不忘治学,爱护士兵,不尚奢华,一生不打算添置私家产业……”

“这样文武双全、节俭自爱的大将,不好寻找啊。”曹操瞅着眼前这位衣着俭朴的夏侯惇,啧啧称赞说。

“惇哥哥的志向令人钦佩。好,可行!”对夏侯惇勾画的如此“我的梦”,夏侯渊和许褚也交口称赞。

“那,你呢,许褚?”曹操抬望细眼,问许褚。

“我?”许褚睁大了圆眼,略加思忖,“我嘛,我的梦——除了带兵打仗,还有一个小小心愿。”

“什么小小心愿?快讲啊!”夏侯二兄弟催促说。

“嗨,不、不讲它了。我的这个愿望嘛,太小、太小喽。”许褚吞吞吐吐,一味支吾。

“虎痴啊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但讲无妨嘛。”曹操鼓励许褚把心里话说出来。

“有朝一日,做阿瞒哥的卫士保镖,出入同行,不离左右……”许褚嗫嚅道。

“哈哈,难得褚弟如此赤胆忠心。”曹操细眼长眯,笑指许褚,“虎痴啊,虎痴,吾之樊哙,非你莫属了!”

“怎么,我这五大三粗的男子汉,竟成了阿瞒哥你的饭菜?”曹操的话音刚落,许褚便大张嘴巴犯疑地问。

“哎,许褚,你不是‘饭菜’,是‘樊哙’。”夏侯惇等笑得流眼泪,“樊哙是汉高祖刘邦的陪乘卫士,鸿门宴上可立了大功呢……”

“哦,是吗?既然有这个讲究,阿瞒哥身边的‘樊哙’,我当定了。”搞清楚了樊哙其人的来龙去脉,许褚乐颠颠地说。

“我们三位的梦都讲过了,阿瞒哥,您的梦?说说看。”夏侯惇等把目光对住了曹操。

“刚才汤王祈雨的故事你们听过了。我呀,文治武功,诸子百家,琴棋书画,江山美人,均我所爱……”曹操若有所思,凝眸远望,说话的语气很慢。并且,下面还有一句让几个小伙伴儿听了更为惊异的话,“我的梦啊,假如有得志的那么一天,不当一个好帝王,也要当一个好丞相!”

“什么?阿瞒哥(主子),您说什么?”夏侯惇等并侯七儿听曹操此言,都以为自己的耳朵有了毛病。

“我曹操要当一个好丞相、好帝王啊!怎么,你们不相信?当朝天子刘宏的年龄与我等相近,能决断鸟啥子朝野大事?不就是一个叫吃屎不敢喝尿的傀儡嘛!”放荡不羁乃曹操的天性。曹操他如此谈吐,痛快、过瘾,特爽!

“好啊。”许褚闻言,顺手摘掉自己头上戴的帽子,在屁股的边上乱扑打,“好大的胆子啊。阿瞒你——” 

“嘿嘿,咱明人不做暗事。我再说一遍,秦朝末年的陈胜说过,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’。刘宏鸟啥子皇帝?傀儡,大傀儡一个!叫吃屎不敢喝尿。哈——,王侯将相咱有份儿……”曹操自鸣得意,可着嗓子胡乱夸口。

“嗯——”许褚与身旁的夏侯二兄弟使了个眼色,露出满脸的凶相,用双手紧紧捂住曹操的嘴巴,恶狠狠地说,“好啊,阿瞒,你诽谤当朝皇上,有大野心。”

夏侯二兄弟明白了许褚的意思,来了个左右夹攻,一人挟持曹操的一只胳膊,像老鹰捉小鸡儿一般,凶神恶煞地说:“俺们也跟许褚一样,不再叫你阿瞒哥了。阿瞒哪,阿瞒,你诽谤皇上,犯上作乱,铁证如山……”

曹操见状,心里咯噔一下子:“坏事了——方才‘我的梦’的一派胡言,着实太肆无忌惮了。仅凭如此信口雌黄,眼前的几位证人足可以把他扭送到衙门官府。之后,将此事上报朝廷,招致杀身之祸是轻的,说不定还要株连九族呢。”但是,曹操毕竟是曹操。他压根儿不相信,眼皮子底下的这几个人会出卖和告发自己。想到这儿,曹操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一般,用力掰开许褚那紧捂自己嘴巴的手,十分镇静地问夏侯惇等:“敢问几位弟兄,你们想干什么?告发我诽谤皇上,图谋不轨吗?” 

夏侯惇等铁着个脸,没有一丝笑容,不回曹操话。

栖息于桑林树枝上的几只小鸟,仿佛清楚其时曹操的尴尬处境,得意地啾啾着,加入了夏侯惇们围攻曹操的大合唱。

是曹操的贴心家奴侯七儿打破了眼下的僵局。他眨巴着眼,凑上前来与曹操耳语:“主子您,这是——犯罪啊!”

唾沫吐到地上,再也舔不回来。有这么多的人证在此,无法抵赖。

“啊?我——”桑树林下貌似镇静的曹操,心里陡然紧张起来。

Tags:桑林 第三十一章

责任编辑:bzbslh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